辞脉

咩啾啾:

十分抱歉,但是之前的本宣被屏蔽了,只好重发了……

 

更多详细内容请看宣图,文字版只放出较为重要的信息。

 

刊名:《一日情人服务》

作者:兔啾啾

CP:all金

试阅地址:第一章   终章


售价:本子65元,特典25元

 

注1:番外仅在本子中收录,不在网上公放。

注2:每本会免费赠送一个随机徽章和两张明信片。

 

预售时间:3.17晚八点-4.17晚24

预售地址:见下方说明第二条

 

几点说明:

 

1.本子的名字

由于TB目前管理比较严格,本子的名字容易被和谐,因此在次元Tomo的TB店里,本子叫“兔啾啾私人定制”(……),点进去之后,宝贝的标题是:兔啾啾/凹凸世界/all金/兔啾啾私人定制。这就是《一日情人服务》的本子。

 

2.预售地址

由于大量从其他页面的链接进入淘宝购买的订单会被判定虚假交易,所以不能直接给出本子的地址,要稍微麻烦一点点0v0


①手机购买,需要在次元TOMO的店铺里找到“上新”的宝贝,是3月17日,名字叫“兔啾啾私人订制”,地址:手机TB链接


电脑购买,需要先收藏店铺,店铺名为“次元TOMO二次元作品定制服务”,收藏后在收藏夹中查看店铺,在“即将上架”中可以看到本子~地址:电脑TB链接


3.支持微信或QQ付款

微信付款请加wx号:jiumijiumitu(名字叫啾咪啾咪兔)

QQ付款请加QQ号:3172616735(名字叫兔啾啾)

请备注信息:购买本子

注1:微信和QQ付款没有特典。

注2:3.17晚八点预售开始之后,才会开始帮忙代拍,除本子费用外还有邮费。

注3:不可能时时在线,所以消息回复慢的时候还请见谅!

 

4.热度抽奖

在Lofter的热度(喜欢、推荐、转载)中抽取一人赠送本子+全套特典,热度每过1000,会追加一个名额,如:

1-999热度,抽一人;

1000-1999热度,抽两人;

以此类推,往上追加,不设上限。

 

5.通贩和CP贩售

预售结束后,过一段时间会在TB上重新挂上链接贩卖余本。

五月的CP22,不出意外应该会有现场贩售。

 

6.特典说明

预售前30可免费获赠全套特典:7个Q版人物徽章+2张明信片。

②全套特典限购100套,25元一套。

③无论赠送或购买,每个ID仅限一套特典,拍两套及以上,该ID所拍到的特典全部作废。

④未拍到特典的本子将赠送1个随机Q版人物徽章+2张明信片。

预售前30和加购100套不可同时拍下,否则订单会被作废!即便申请退款或关闭订单也会被作废的,请务必注意这一点!

 

7.本子只在次元TOMO贩售,其他店铺均为盗印。



STAFF

封面:童君 @好好努力童 

封设:阿凉 @做一只可爱的鬼 

插图:浠 @オルトスのお嫁さん 

特典:童君 @好好努力童 

校对:南烛

设计:次元TOMO @次元TOMO 

代理工作室:次元TOMO

 


有任何问题欢迎给我私信!

 

另外再提醒一遍:

 

1.资金不足的姑娘可以通过给这条lo点热度(喜欢、推荐、转载)的方式参与抽奖,就有可能会免费获赠本子和全套特典~

 

2.预售前30和加购100套不可同时拍下,否则订单会被作废!即便申请退款或关闭订单也会被作废的,请务必注意这一点!

金衍生的lolita小裙子_(:з」∠)_本来想手绘的但是我没有颜色于是瞎jb乱下了一个收费软件,画出来果然好丑ˊ_>ˋ

【土银/银土】红绿灯

*设定是仅仅土方转世,银时未转世。
*我觉得更像是友情向吧……
*极端意识流注意,爆无聊注意。



本来这只是很平常的一天。
土方十四郎略微斜着头瞄了眼手腕上的表,发现八点的分针距离十二个字越来越近。这个认知让他皱了皱眉。但红灯依旧亮着,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红灯格外漫长。终于他承认迟到已成定局了,不由得烦躁地抓了抓早上由于太过赶忙而忘记梳理的头发,并从西装外套的口袋中掏出一支烟,却发现忘了带打火机。
他向来不是一个冷静严谨的人,却也从不会忘东忘西,但不知为何,今天他总感到一股没由来的心慌。这种时候更需要抽一根,他想。
红灯依旧亮着,周围渐渐有人开始小声抱怨,抱怨声仿佛理所应当般越变越大,与此同时汽车也开始发泄一样的鸣笛,一时间十分吵闹。土方啧了一声,他被吵得有些头痛。他拿出手机,并没有特意去看锁屏上显示的时间,直接解锁然后拨通了上司近藤勋的电话。管他是九点还是九点过。不过又要被该死的冲田抓到把柄了。
电话很快拨通了,传来近藤爽朗的笑声:“喂,十四,是发生什么事耽误了吗?”
“嗯,老大,今天起晚了,而且我正在等红灯。貌似还要很长时间。”
“……”
电话很快挂断了,最后几秒貌似还听到了几声“辞职吧”,是冲田说的。他将手机放回原处,余光瞄到了红灯。不知为何他突然觉得有种违和感,仿佛今天的红灯不复往常的鲜艳,反而是一种似曾相识的猩红热。他不由自主地盯着红灯出神。
为什么会觉得似曾相识?好像有谁曾用这样猩红色的眼睛注视过自己,表情带着些散漫的感觉……
红灯始终亮着。
土方收回视线,他对于自己盯着红灯出神的行为感到有些无语,同时觉得从红灯联想到一个人的思维有些恶俗,像某些小说的惯用套路。但他又忍不住回味脑海中隐约出现的有一双猩红热眼珠的人的大致轮廓。那该会是怎样的人?那人必有一头银白色自然卷的发,但他本人似乎对他是自然卷这件事有些介怀;身高该是和自己差不多的,但是整个人却散发着一种不符合年龄的感觉;喜欢说些黄色笑话,同时经常做一些不太雅观的动作……
一种莫名的情绪渐渐在心底滋生,土方觉得他似乎个这么一个人十分的熟悉,甚至不仅仅只是熟悉的程度而已。他们关系应该相当好,但却经常互相拌嘴。不知不觉烦躁感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愉悦而又满足的心理,甚至他希望红灯永远亮着,而他永远在这里等待。土方已经听不到周围的喧闹声了,他突然觉得他站在这里并不是。为了等待红灯,而是为了等一个人。
他突然被人重重一推,踉跄向前走了几步,他的思绪陡然被人打断,胸腔中升起怒火,正想回头怒视那个推他的人,却突然看到一抹白色的身影离他越来越远,仿佛一层雾刚刚聚拢又很快散开。而他身后站着的人有些莫名其妙,语气并不太好地说:“喂,绿灯亮了,别挡路。”
土方有些茫然地看了看路灯,原本亮着的灯光已经暗淡下来,好似那双原本漫不经心的猩红热双眼中却有一股悲伤。他仿佛失去了一个很重要的事物,却又好像从未拥有过。
心中没由来的十分空落。他向前走去。
土方睁开双眼,眼睛由于有些困倦而找不到焦虑。他努力辨认床头柜上闹钟显示的数字,发现现在不过是凌晨,就又沉沉睡去。
刚刚好像做了个梦,梦见了什么来着……